霍青桐是谁_公平公正

文章发布时间:2020-06-21 14:06:31
回收

霍青桐是谁啊

霍青桐是金庸笔下<<书剑恩仇录>>中的女主角.她的外号叫做翠羽黄衫,是回部首领的女儿,香香公主的姐姐。师从天山双鹰:秃鹰陈正德和雪雕关明梅门下,武功为天山“三分剑术”,所谓三分就是每招都只使到三分之一即刻变招,所以在常人出一招的时间内,她出了三招,让人无从招架,是一门以快打慢的剑法。

她足智多谋,擅长调兵遣将,非常具有雄才伟略.她宽容大方,即使被自己的妹妹抢走心上人,也不嫉妒,也不埋怨,只是一个人默默的承受所有的痛苦和误解.她是一个女强人,所以陈家洛在她面前压力太大,最终不选择她,也是因为她太能干的缘故.

霍青桐是谁啊

姓:霍

名:青桐

绰号:翠羽黄衫

年纪:18岁

民族:回族

相貌:秀雅绝伦,姣美无双,俊极无俦,典雅似玉,秀美中透着一股英气,光彩照人,当真是丽若春梅绽雪,神如秋蕙披霜,两颊融融,霞映澄塘,双目晶晶,月射寒江,娇如春花,丽若朝霞,十分美丽之中有五分英气,五分清丽,秀丽脱俗。

气质:端庄典雅,英姿飒飒,高贵不可方物,气度典雅拥有着“傲如寒梅”的高贵气质,美则美矣,风骨则立,她兼有芷若的秀若芝兰,敏敏的灿若瑰蓉,自有一股领袖豪爽之大气。

眼睛:光彩清澈,炯炯有神,盈盈秋波,时而深湛如幽湖,时而明亮如阳光。

肤色:明澈晶莹,白皙光洁,白里透红,犹如粉荷的颜色,柔嫩如玉,黄色的衣衫更映衬着如羊脂玉般的肌肤。

身材:体态婀娜,身材高挑,步法轻盈,清逸灵动。

性格:她拥有领导才能,冰雪聪明,能够调兵遣将,指挥大局。她没有一般女子的柔弱,她是坚强女性的表率,在爱情的失意之后她没有消沉,而是把保卫自己民族的重任挑在了肩上。她武艺高强,洞悉人性,具有大型谋略智能,智勇双全的回疆奇女子,人称翠羽黄衫霍青桐,不但有谋有略,而且眼界高远、胸襟广阔,不在乎世人的误解与评价,踽踽独行于真理道上,具大丈夫气概,而不失女性温柔。女中豪杰,巾帼不让须眉,统领导回疆人民以寡敌众,运筹帷幄,“黑水河之役”大败清兵,堪称是一位女中豪杰.

装束:腰插匕首,长辨垂肩,一身鹅黄衫子,头戴金丝绣的小帽,帽边插了一根长长的翠绿羽毛,革履青马,旖旎如画。

领导的战役:黑水河役

地位:回族人民心中的女英雄。

亲人:父亲 木卓伦(回部首领)

哥哥 霍阿伊

妹妹 喀丝丽(香香公主)

心上人:陈家洛

师父:天山双鹰

武功:三分剑术(天山派)

翠羽黄衫霍青桐是谁扮演的

(7)1991年台湾华视版《书剑恩仇录》:

集数:48集

片头曲:《无悔无憾》演唱:王 杰

插 曲:《来生相守》演唱:潘越云

演员表:

陈家洛 —— 何家劲 饰

霍青桐 —— 刘雪华 饰

(8)1994年内地电视剧《书剑恩仇录》:

片头曲:《红颜红花》演唱:毛阿敏/禹 胧

片尾曲:《恩恩怨怨红线牵》演唱:杨 洋

插 曲:《情缘》演唱:李玲玉

集数:32集

演员表:

陈家洛--黄海冰 饰

霍青桐--王菁华 饰

(9)2002年合拍电视剧《书剑恩仇录》:

片头曲:《风月笑平生》演唱:轮回乐队

集数:40集

演员表:

陈家洛 —— 赵文卓 饰

霍青桐 —— 关咏荷 饰

08版书剑(10)2009年合拍电视剧《书剑恩仇录》:

演员:

乔振宇 饰 陈家洛/ 福康安

郑少秋 饰 乾隆

周丽淇 饰 霍青桐

霍青桐的人物评价

也许霍青桐并不能算是个倾国倾城的绝色美人,可是当她走进我的视线时,就像是暮春的晚上,一片淡淡的月光照进窗户,让我觉得有种说不出的美,说不出的恬静幸福。她体态婀娜,娇如春花,丽若朝霞。第一次正面出场,便让陈家洛不由心跳加剧。

霍青桐是悲哀的,而她的悲哀正在于令她一眼倾心的陈家洛。她喜欢上了一个不该喜欢的人。陈家洛的出现,打破了她心中的藩篱,打乱了她的世界。一时间好像生活在尖锐、刺耳的惊叫声中,没有出路,只有回声。霍青桐对陈家洛,虽然陈好像风筝远扬了,她的心总还绑在线上,在风中摇摆。每一日每一日的耗度,皆像是望眼欲穿的折磨,但亦是一种臻于成熟的沉潜。

她担负着民族的重任,理所当然地把她的柔弱隐藏在心理。族人把她当成了英雄,当成了神,却始终忘记她也有懦弱的时候,也需要被照耀。当喀丝丽在陈家洛的陪同下出使清营时,所有的人都在祝福她,称赞她的勇敢。喀丝丽当然可以勇敢,因为她有陈家洛。她就像一个美丽的以至神圣的尤物,一出场光芒万丈,于是回人向她顶礼膜拜,陈家洛也被她的美貌折服。而霍青桐呢?一直孤单的支撑着自己,支撑着她的民族。似乎她默默地付出已成为一种理所当然,而喀丝丽的无谓之勇倒成了伟大的奉献。霍青桐就像一个悲壮的英雄,只能在无人时舔着自己的伤口。她的心一定如天涯般辽阔寂寞,她明月般皎洁忧郁。黑水河之战,尽管顶着巨大的压力和折磨,霍青桐仍然打了一个漂亮的胜仗。爹爹不相信她,哥哥不相信她,部下也不相信她,甚至连赛诸葛的徐天宏也识不出她的计谋。她只能向真神阿拉求助,诉说。一方面,她要打退清兵;另一方面,她又希望爹爹和妹妹能够平安归来。面对众人的误会,她非但没有抱怨,而是真心希望自己能替别人受苦。这点胸襟和气度,是潜意识里不喜欢她太能干的陈家洛远不能企及的。

霍青桐打了胜仗,大家便都赞她用兵神妙。那么,倘若她输了呢?是不是一辈子都要背着狠心、自私、残忍的恶名呢?众人的称赞,更多的是对战争的结果——因为赢了,所以称赞,本理所当然,而不是因为霍青桐本人。所以,霍青桐大胜之后,心中反觉说不出的寂寞凄凉。帐外回人弹的冬不拉,唱的缠绵的情歌,都触动了她心底最柔软的情丝,令她更增惆怅。想起父亲对她的怀疑,意中人又爱上自己的妹子,柔肠百转。她别无它路,只能选择离开,让她的身子在茫茫黄沙中埋葬。

在传说中,有一种有美的说法,就是人人心中都有一块三生石。有缘的人相会就是三生石旧精魂互击的火光。霍青桐与陈家洛有了电光石火的一闪,却没能赋予冰冷的三生石热情与生命。于是,即使喀丝丽死了,他们仍然只能凝视着对方,一直老去。

一个女子,无论怎样精明能干。雄才伟略,甚至号令千军万马冲锋而指挥若定,对于自 己感情上的纠结,也是剪不断,理还乱,脆弱不堪。翠羽黄衫霍青桐就是这样。谁看《书剑恩仇录》看到“黑水河之役”,回军大败清兵,都会大称痛快,金庸让霍青桐有指挥回部在敌众我寡之下打胜仗的才能,但没有给她赢取意中人的本事,看着兆惠十万精兵,她尚能沉着应战。但意中人在她眼前跟妹子亲热,而父兄偏爱小妹,对自己怀疑,她却只有气苦,吐血,病倒,投奔师父师娘求呵护的分儿。

霍青桐值得敬佩,惹人同情,很多读者都为她感到不值,但是我一向都不明白霍青桐为什么会喜欢陈家洛。他除了是主角之外,有什么好处?他谋略不如她。眼光不如她。精明不如她,连胸襟也不如她。霍青桐没有因妹子是情敌而不调兵遣将去救人。没有利用敌军是以妹子为饵,诱回部掉人陷阱这个堂皇的藉口,但陈家洛不过看见霍青桐跟女扮男装的李沅芷态度亲密,就断然拒绝了霍青桐兄妹要相帮红花会营救文泰来的好意。陈家洛也有自知之明,他反省自己对霍青桐。香香公主两人的感情,终于想到:“难道我心底深处,是不喜欢她太能干吗?”陈家洛,你胸襟的确小。

然而霍青桐的腼腆,亦令人费解。她既然明知陈家洛见了李沅芷,怀疑自己已心属他人,为什么不去解释清楚,而要转弯抹角,说什么“这人是陆菲青的徒儿,为人如何可以问他?”就算不能锣对锣、鼓对鼓的说明“陆菲青的徒弟”是女子,叫陈家洛不必多心,难道 不可以借题点出这件简单事实么?当然,这一层“误会产生的悲剧”只不过是假象,不过方便了陈家洛开解自己,向自己解释为什么没有接受精明的姊姊、选择了单纯而美丽的妹妹, 其实,爱便爱,不爱便不爱,又何须诸多托词,愈描愈黑? 霍青桐这样的女子,今日真是多得不可胜数。

霍青桐的人物魅力

大漠纷飞的黄沙中,夹杂着她逝去的幸福。

——霍青桐

她秀外慧中,宛如天山上的雪莲花;

她能文能武,巾帼不让须眉;

她凄楚痛苦,把所有的伤心埋葬在心里的最深处。

她的美,古典,脱俗,英姿飒飒,从来没有一个女子能像她这样,把柔与刚结合的如此完美。

她的外表“丽若春梅绽雪,神如秋蕙披霜,两颊融融,霞映澄塘,双目晶晶,月射寒江,娇如春花,丽若朝霞”,“美则美矣,风骨则立”,她有一身的傲骨,如傲雪寒梅,怒放霜华。

世人眼里,青桐是强者,强者是不该有泪的,可有谁知道“翠羽黄衫”背后的伤心?她再美再强,也永远是人世间的女子,她的美总是被人忽略,因为她的妹妹是一个神仙般的女子。

她用柔弱的身躯背负起了上万族人的生死,换来的却只有最亲最近的人的猜疑,“黑水河一役”,尽显她盖世才华,她是长女,必须为父亲分担忧愁,而她的妹妹,那个恍若神仙的妹妹却只天真的幸福着,有最爱的人陪伴,有最亲的人疼惜。

调兵遣将,从容不迫,即使面对所有人的猜忌,她也坚强地挺住,呕心沥血的付出,却连一句赞赏也不曾换回,妹妹意气用事,却换回大家的夸奖,情何以堪?

偏偏爱上了心胸狭隘的陈家洛,如果不是她太过能干,幸福离她或许不是那么遥远,“她递出匕首,他伸手接住。无比滥俗的开始,却是他们的永别。”

结局是注定了的悲剧,两条直线的相交也永远只有一个点,但这一点,却让她永远为之落泪。 曾经那翠羽黄衫的女子--霍青桐

“浩浩愁,茫茫劫。短歌终,明月缺。郁郁佳城,中有碧血。碧亦有时尽,血亦有时灭,一缕香魂无断绝。是耶?非耶?化为蝴蝶。”

时光不经意的流转多年,偶尔仍会记起陈家洛祭香香公主时的所吟唱的词句,我承认我是喜欢那些所谓的淫词艳曲的,喜欢那些美丽字眼下所流传的美丽故事。可是对于这两位,那一生一死无果到应该是最合乎我口味的爱情,却不知为何怎么也心疼不起来。或许……所有的怜惜,早在另一个女子呕出那一口隐忍已久的鲜血时便已用尽,以至于,再无分毫可以给予她那绝世美丽的妹妹及风流倜傥的陈公子了。

霍青桐,那大漠里的翠羽黄衫,如斯旖旎如画的名字,是那般聪慧坚强的一个女子。她原该跃马塞上、谈笑用兵……她原该冷静自持、矫然不群……她不该呀,她不该还要借着探望师傅的名义,孑然一身,独舔伤痕。

只可惜呀,这样的一个女子却在正确的时候正确的地点遇上了那个错误的人,于是,便注定了落下一世的伤心。

对于陈家洛,不相信他是没有爱过青桐的,那初遇时的惊艳,救美后的凝视,乃至于分手时的欲语又止,都说明了他的动心吧。而最可笑的是,把他们之间的未及进展归罪于李沅芷的掺合,说什么命运对他们的玩笑,还不如说是陈的秉性注定了这样的结局。只是可惜了青桐,那是我多么喜欢的女子呀,就这样悲伤的看着她如此默默的交心给了不值得的人。

于是,终于到了那一天,那以为已经心意互许情愫渐生的男子,突然出现在面前,身份却已成了自己最疼爱妹子的情人。总觉得霍那一刻的疼心,恐比之李寻欢再遇林诗音那一句“嫂子”之疼不惶多让吧。

不明白,不明白呀,为什么同样的一对姐妹,一个就要聪明能干,能替父兄分忧,一个则只要天真美丽,等着全世界疼宠就可以?尤其是当那一位的天真无邪整个就是建立在族人的抗争,姐姐的心酸上的时候,让我如何去欣赏她的美好?她的单“蠢”?

再然后,就是全书中让我最火大的一段。没有那个金钢钻未必揽这瓷器活?奈何天真的小香香终是被激去做了使者,好一个慨然就义状,而我们那位多情的陈家公子,自然是要跟去做护花使者的了。现在,很好!一个单纯的大小姐,一个武艺虽然高强骨子里仍是书生意气的大侠,两个彻底的政治白痴,没有政治手腕没有军事能力,顺顺当当的就成了清军绝佳的香饵。

据说这些所谓轰轰烈烈的爱情呀,总要是在这般危急的时候才显得忠贞浪漫,可我,却只为我家青桐不值!

凭什么?凭什么呀,那一对政治白痴搅出来的烂摊子,却要她来收拾。而她的殚心竭虑换来的又是什么?亲人的呵斥?旁人的误解?可是她只有支持着,纵然那夜帐里烛火下的投影是如此寂清,她也只有支持着,那两位身后系着的,是数万族人的性命呀!只有支持到取得胜局,救出那疼爱的妹妹,薄幸的人,那一口郁结于心的鲜血才得以吐出。这时,那么多人的欢笑与她无关,那些人喜悦也与她无关,而她。只有选择孤身远行。

是,我是偏心的,因为有她的存在,所以无法觉得陈家洛与香香的爱情美丽;因为太爱她,所以对香香类的女主角深恶痛绝!难道弱者就理所当然应该被大家捧在手心?强者就活该承受那些伤害?

转一首不知在哪里看到的诗:

百万军中最从容

掩映黄衫骑万重

苍天总为红颜妒

不教翠羽遇萧峰

笑,纵然知道这两个人各自背负的都太多,相遇未必是什么好事,可是,总喜欢遥想那样的情景,想象着她着那一身极淡极淡的黄衫,驰马大漠,长长的翠羽在发间轻轻扬起,身边,是那般豪爽的大好男儿,可以共伴共度。 青桐是金庸笔下《书剑恩仇录》中的女主角。她的外号叫做翠羽黄衫,是回部首领的女儿、香香公主的姐姐。师从天山双鹰:秃鹰陈正德和雪雕关明梅门下,武功为天山“三分剑术”,所谓三分就是每招都只使到三分之一即刻变招,所以在常人出一招的时间内,她出了三招,让人无从招架,是一门以快打慢的剑法。

她足智多谋,擅长调兵遣将,非常具有雄才伟略。她宽容大方,即使被自己的妹妹抢走心上人,也不嫉妒,也不埋怨,只是一个人默默的承受所有的痛苦和误解。她做为金老的第一个女主角,也许并不讨好。太过聪明的女子,从来都是命途多舛,不在事业上受阻便在爱情里受伤。也许是上天看不过她们的超脱才华,所以才一再刁难。而世人,亦是如此。无端的用诸多的标准去衡量她们,直至得出她们除了才华以外一无所有这个悲哀的结果。

青桐的出场绝对没有香香的飘逸出尘,她只是凡人,无论她如何才华出众。她亦有爱,亦有哀,亦有痛,亦有悲。而香香,彷如天上仙女,偶降凡尘,对于世间的一切,都是不闻不问,满心满眼都是那个为她悬崖采花的男子。但青桐不能,她生为长女,自是要为父分忧,而她才华出世,亦注定肩上的担子重之又重。

青桐美丽、能干、有谋略,而且善解人意,她更符合普通人妻子的标准。

最为津津乐道的是黑水河之役,青桐的智谋大放异彩,而心却伤痕累累。所谓心寒,也就是被最亲近的人猜疑吧?所谓坚强,也就是在四面楚歌的情况下,面不改色地调兵遣将。结局能够辨白一切,而在此之前,所有话语都是多余。尤其是所有人都深陷在香香的英勇中。

可叹。青桐半生劳碌,呕心沥血地为族人出谋划策,竟然敌不过香香的意气用事。连老父,都称赞她勇敢,而她呢?也许连一句嘉许都没有。最后还落得一口鲜血。真是情何以堪。

为了最后的一点骄傲,她负伤出走。只有师父们的高山寒雪,才能够慰藉她火烧一样的胸膛。香香的大团圆她实在是无力去看。何必挑战自己的能耐?要伤自己的心其实很容易。

相见不如不见。而青桐亦叹,人生若只如初见,她仍然是翠羽黄衫,他依旧是红花会主,漠漠江南,他们暗怀情絮。她递出匕首,他伸手接住。无比滥俗的开始,却是他们的永别。而她的才华出世,为他的设想周全,却都敌不过香香的惊鸿一瞥。世人都容易同情弱者,而强者的悲哀永远只能背地泪垂。青桐的幸,是强,而不幸,亦是强。他们都以为以青桐如此坚强的外衣,世间的风霜,只是玩意。而他,也因为她的强,而失去保护的力气,反而心生嫌弃。一切是否天意?

无怨,青桐一直无怨。虽然她负起了千百族人的生死。虽然她的千辛万苦换不来一句赞赏。直到遇见了他。也许在此后的无数个凉夜里她都心有不甘的。对月无言,琉璃火堕。俗世里的尘埃注定寂寞。而天上仙女,即使离去,还是有人对月怀远。 题记:

书剑恩仇,红花红颜,生离死别,情怨情仇谁来了结?

吟罢恩仇心事涌,江湖侠骨恐无多……

一.知道今生,知道今生那见卿

她自大漠而来,纵一匹青马,轻驰而过。腰插匕首,长辫垂肩,头戴金丝绣的小帽,帽边插了一根长长的翠绿羽毛。

一身鹅黄衫子映着茫茫大漠,革履青马,旖旎如画。虽没有江南女子的婉约灵秀,但却如沙漠中的一朵雪莲,秀美中透着一股英气,光采照人。其丽若何?春梅绽雪;其神若何?秋蕙披霜;其容若何?霞映澄塘;其目若何?月射寒江。

自此,那抹鹅黄点翠的明快色彩,那个来自异域的黄衫女郎驰缰绳御风而去的背影,在我心中永恒的定格成一副远年的旖旎画卷。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于是,自陈家洛打落暗器,救她性命起,她便义无反顾地沦陷了。而青桐的美丽洒脱,聪慧睿智也让陈家洛倾慕不已。他“不意人间竟有如此好女子,一时不由得心跳加剧。”于是,几番相救。言谈间,爱慕之情更是溢于言表。他亦爱上眼前这明朗女子。彼时,时光凝固,岁月静好。一个是翠羽黄衫女豪杰,一个是温润如玉佳公子。他为她写下:“携书弹剑走黄沙,瀚海天山处处家,大漠西风飞翠羽,江南八月看桂花。”

心下暗喜,料想着接下来的奇缘佳话,却怎奈天意弄人,良辰美景尽虚设。人生若只如初见该有多好。

二.有情终古似无情,别语悔分明

一直在想,若陈家洛没有看到女扮男装的李沅芷与青桐神情亲密的交谈,会不会一切就此改变,会不会他们就会自此携手走大漠?李沅芷虽是无心之过,却累得洛桐不得善终,成为二人心中一桩大大的恨事。

其实,她是欲解释的,于是才会将珍贵的百年短剑送给他,爱慕之情胜于万语千言。然而,她是极含蓄,也是极骄傲的。她是冰寒雪岭的一支腊梅,傲然风骨不肯低头。

对于陈家洛的误会,她是可以说出实情的,可她偏偏不。偏作了一个极隐含的暗示:“你不要我跟你去救文四爷,为了甚么,我心中明白。你昨日见了那少年对待我的模样,便瞧我不起。这人是陆菲青陆老前辈的徒弟,是怎么样的人,你可以去问陆老前辈,瞧我是不是不知自重的女子!”说罢纵身上马,绝尘而去。当初的决绝,却不知此后再难挽回。世间确有一种女子,她又很多的骄傲,连同爱情,也在骄傲里成就与破败。

然青桐又是一个极含蓄的痴女子,将中国女子千百年来的含蓄之美发挥到了极致。正如一温婉女子看到明亮如玉般的月亮时的一声轻叹。她的隐忍,她的骄傲,她的含蓄是那样动人,然正因为此,才错成了后来陈家洛和自己亲妹子的相爱。对此,我惟有深深地叹息。

当陈家洛终于有机会去探询这暗示时,却怎奈造化弄人,终是就此错过,良缘空落。不禁想起宝黛来,“若说有奇缘,若何心事终虚话。”本是根从一个心出,却旁生了枝桠。但不同的是,宝玉确是黛玉的知己,而黛玉也恰是宝玉的知己。青桐以为陈家洛是知道她的,但她看错了他。“知己一人谁是?已矣,赢得误他生。”叹,已矣。奈何!奈何!“红花遇清风,聚散更离别,回首伤情处,正是情太怯。”

三.袖口香寒,心比秋莲苦

当她看到自己深爱的人竟成了妹子的情郎,又见妹子对他巧笑盼兮时,不知她心中是否有深深的悔恨、无奈、抑或心痛?即使这样,又能怎样?一种喜欢想说出来,怕说成伤害,想咽下去,又怕永远都说不成。一边是她疼爱的亲妹子,一边是她深爱的情郎,纵使此情可待也已成了追忆,怪只怪当时已惘然。

她能作的只有将所有的苦和泪深埋于心。她甚至要强颜欢笑,向妹妹贺喜。此时的她心有该多痛?此时的她该有多想告诉他当时的实情!但是,她不能。她怕拆散他和妹妹,她不愿让妹妹伤心难过,不想让他为难。于是,她选择了放弃。她用理智来极力压制自己的情感,用放弃自己幸福的方式来成全她所深爱的人。

当她望着陈家洛和香香的背影浸没在黑暗笼罩下的茫茫沙漠中时,她只能默默地垂泪,掩面奔入营帐。她也是凡人,她的心也会被纠起式的痛。她怕,她怕她会让眼泪泄露自己。她怕她会卸掉外面坚强的壳,露出那颗柔软滴血的心……

随着她的心一点一点往下沉,眸子一点一点黯下来,我已无力再去责备陈家洛的心胸狭窄,无力再去审视香香的无知单纯近乎愚蠢。只是忽然想起李文秀曾问过:你深深爱着的人,却深深地爱上了别的人,又有什么法子?如今,她深深爱着的人,却偏偏深深爱上了她至亲的妹子,又有什么办法?究竟情何以堪?“抚长剑,欲语泪满衫,凭谁诉怨。念往昔,追旧日,总无言……”

四.百万军中最从容,掩映黄衫骑万重

心已如此之伤,却还要承受族人的误解,甚至是来自亲父兄的责备,明明已是脆弱不堪,却偏要咬牙挺住。即便如此,出征前,她仍是跪下来,真诚地祈求真主保佑她的爹爹和妹妹平安归来,希望用自己的命换回他们的。更是祈求让妹妹和自己深爱的情郎永远相爱,永远幸福。我看到,她的泪落进黄沙里,从尘埃里开出花来。心生生地疼。

在与敌军作战中,她的军事才能得到了充分的体现。调兵遣将,把握战机。指挥作战,从容不迫。丝毫不逊于红花会军师“武诸葛”徐天宏,反而更胜一筹。凭着她的果断,聪明,终于大获全胜。然而这又如何?换来的只是一口气苦的鲜血和我的泪流满面。是夜,她心中有说不出的寂寞凄凉。试想,帐外冬不拉的琴声哀转缠绵,父亲对自己怀疑,意中人又和自己的妹子欢颜谈笑,怎能不肝肠寸断?她不是《白头吟》里“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的凌然女子,也不是当代“不爱,就借过”的快意女子。但她有自己的骄傲和倔强。于是,为了最后的一点骄傲,她负伤出走。伤,也是殇。她以为就此撂开手,相见不如不见就可以抚平心上的痛和深深的思念。

可是她错了,她已对他情根深种。纵然她把平素的真情深藏不露,但在面对狼群的生死关头,她的话终是泄露了她的真情:“你别去!宁可我死了,也不能让你有丝毫损伤。”对此,她无怨亦无悔。之后,她独自上马,引开狼群。面对如此险境,她想的却是让饿狼在大漠中将自己咬成碎片,一了白了。只祈求让香香和陈家洛得脱危险,终身快乐。泪水再一次溢满眼眶,不禁暗骂陈家洛和香香,倘若青桐被狼群咬死,你们一辈子怎能心安?!陈家洛,面对眼前这个女子的所作所为,你难道还对她有所怀疑么?!还是你已被香香的美貌和香气蒙蔽了双眼?!最后,陈家洛终于吐露了心声,他反省自己对霍青桐、香香公主两人的感情,终于想到:“难道我心底深处,是不喜欢她太能干吗?”陈家洛,你胸襟恁地窄小!

五.此恨有谁知?天上人间俱怅望

香香终是为了陈家洛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一日心期千劫在,后身缘、恐结他生里。然诺重,君须记。”是,陈家洛会把香香永远地铭刻在心上。那么,活着的人又怎能和死去的人去争回忆呢?君心逐蝶去,争见泪痕残。浩浩愁终不敌茫茫劫,指挥千军致吐血终不敌郁郁碧血掩佳城。

《飞狐外传》里后来提到:十年后,陈家洛带着红花会众人拜祭香香的人群里,有青桐的身影。三年前读罢,久久不能释怀,心中对于桐洛的归结,终是意难平。

虽然认为陈家洛配不上青桐,但既然青桐付出了这么多,善良的zhen主一定会保佑她,赐福于她。而且书中也提到了香香的话,她知道,陈家洛爱姐姐,姐姐也爱他。经历过这么多波折,历经这么多患难和生死与共,他们终会误会消解,一起远走大漠。

如今,三年后,我却是淡淡微笑,陈家洛和霍青桐的结局已经不重要了。因为翠羽黄衫属于大漠,而陈只属于江湖。料应情尽,还道有情无?今生随缘聚散,无怨无悔有几人?真心爱过,便已足够了。自此,一骑红尘,两行清泪,只身走大漠。

烟云尽过处,空余轻叹。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消魂。

后记:

霍青桐一直是我心底的挚爱,即便是盈盈和蓉儿,也无法取代她在我心目中的地位。

作为金老第一部书中的第一个女主角,大部分人对于她的印象总会被香香公主堪比谪仙的美貌和香气所掩盖。而她的绝丽容颜和杰出的军事才能也会被大家所忽略。因此,将挚爱青桐的情感写成此篇,以抒感慨。

也希望大家通过这篇文章,更多的去了解霍青桐这个含蓄骄傲的女子。

继续阅读